一波中特不夸张猜一个生肖
新華網 正文
“武俠+武戲”,能否成為復興海派京劇的路徑
2019-04-04 08:32:49 來源: 文匯報
關注新華網
微博
Qzone
評論
圖集


  京劇武戲精彩的開打場面,帶來獨特的舞臺體驗,成為海派京劇的一大特色。盧雯 攝

  根據徐克同名武俠電影改編的京劇《新龍門客棧》即將首演。從制作人、領銜主演史依弘發布這一計劃的幾年間,該劇每一步進展都牽動著業界與戲迷的心。與此同時,上海京劇院復排京劇《七俠五義》近日在安徽安慶市演出,現場十分火爆。自2017年復排以來,該劇在全國多地上演,不僅演出一票難求,同樣也在戲曲界掀起一陣熱議。對于深入人心文學影視IP的改編固然是亮點,而更令觀眾期待與興奮的,是“武俠+武戲”的結合——以京劇武戲高超技藝、精彩開打展現中國傳統文化延續至今的武俠情結。

  “武俠+武戲”不是當代人拓寬京劇發展路徑、挖掘市場潛能的創舉,而是上海興起的海派京劇的一大特色。中國戲曲學院教授傅謹告訴記者,上世紀三四十年代,誕生不少武俠題材的連臺本劇目,尤為受到市場歡迎。然而由于良莠不齊等各種原因,慢慢淡出舞臺。

  如何在新的時代,以拓展傳統戲曲市場為目標,“武俠+武戲”能夠成為復興海派京劇的路徑?不僅要在舞臺上實現“武俠”與“武戲”更好地融合,還要在增強可看性基礎上,進一步深挖傳統文化的內涵,展現“俠之大者,為國為民”的精神。

  武俠京劇里藏著“求新求變”的海派文化基因

  “這是你們海派京劇的路子!”這是國家京劇院著名導演、武生演員高牧坤,聽說史依弘搬演《新龍門客棧》的第一反應。確實,改編這部深入人心的電影或許是“創新”,然而從京劇武戲表現武俠題材角度來看,這次創作也算是一次“復古”。

  20世紀上半葉,上海不僅是全國公認的“戲曲大碼頭”,各路名角在此唱響、唱紅,同樣也將“求新求變”的基因植入海派京劇的發展,由此生發出海派連臺本戲這一樣式。其中,武俠題材便是其中熱門劇目。滿臺的武戲演員閃轉騰挪,配合海派京劇特有的機關布景,勾勒出一個刀光劍影、快意恩仇的武俠世界。驚險刺激的視覺效果,加上引人入勝的劇情,這些劇目在各大戲院掛牌,常常一演就是幾個月,幾乎場場客滿。

  不過,也正是一味追求市場反饋,讓某些作品開始劍走偏鋒,過度注重獵奇、恐怖的效果,加之作為文本的武俠小說良莠不齊,使得作品格調不高,排得急、扔得快。這些劇目很快淡出舞臺。

  直至上世紀50年代,剛成立不久的上海京劇院,在首任院長、京劇大師周信芳的推動下,建院以來第一部連臺本戲《七俠五義》推出。有了前車之鑒,改編過程中,主創摘選了小說中的經典段落,以生旦凈丑行當呼應原作鮮明人物形象,同時擯棄奇情噱頭,注重快意恩仇背后情與義的表現,加之唱做武打并重的編排,讓該劇頭本上演時就幾乎場場爆滿。參與首演的陳金山回憶,首演演出票是一個月一個月售賣的,“二月售罄,預售三月,足足演滿半年”。而此后在上世紀80年代、2017年兩度復排,每一次都是火爆非常。

  作為積極支持的推動者,著名戲曲評論家、理論家劉厚生認為不應對“武俠”“海派京劇”有偏見,只要遵循藝術規律、弘揚正氣、機關用得好、老百姓喜聞樂見,就有值得創作的空間。據他回憶,這部作品此后還推廣成為外地許多劇團的“吃飯戲”。

  激活邊緣行當,讓青年武戲演員滿臺生輝“玩起來”

  看久了《三岔口》《挑滑車》等有限的幾出傳統武戲,武俠無疑為市場注入一劑強心針,而這也激活了被邊緣化的武戲演員的熱情與能量。就以2017年復排《七俠五義》來說,不止文武老生傅希如飾演的白玉堂贏得觀眾矚目,吳響軍、郝杰、楊亞男等武生、武丑、武旦齊齊上陣,一場包公府的激戰,滿臺的武戲演員使用各路兵器開打,讓臺下為之沸騰。

  所以此次排演《新龍門客棧》展現武俠世界,不僅有刀馬旦出身的史依弘拾起功夫,挑戰潑辣的女主角金鑲玉,也有“白玉堂”傅希如以文武老生展現忠良大將周淮安,而上海京劇院的文武老生孫偉、武生王喜龍等青年演員加盟其中。正如史依弘所言:“武生的舞臺生命更短,如果不能讓他們在舞臺上生氣勃勃地展現自己、發揮藝術創想,那么無疑是一種浪費。”

  平日里只能在大戲里跑龍套的武戲演員來了精神,自發組織一個技導團隊研發武俠戲的動作。而為了鼓勵青年演員在舞臺上能“玩起來”,帶來更具有新鮮感的開打場面,史依弘還特別邀來武術冠軍史梵希擔任武術設計,從開打方式、兵器設計上呈現新的亮點。“有人說京劇是中國的歌劇,我覺得不夠準確。京劇不只是聽你一口唱,而是一門綜合藝術,要兼顧視聽的美感。”從聲樂角度鉆研梅派唱腔過后,史依弘沒忘了京劇“唱念做打舞”的本來,同樣也要借武俠在武戲動作上做出一點改變。

  以“武俠+武打”開拓京劇市場還須邁過幾道坎

  “武俠+武打”是打開市場的金鑰匙嗎?倒也未必,在幾部連臺本武俠京劇復排的熱鬧過后,業界人士也向記者表達了不滿足。就過去復排的幾部武俠京劇來看,盡管刪繁就簡令情節更加緊湊,然而在機關布景上卻沒有“升級換代”,當下舞臺已有許多新技術能夠制造更為精彩的視覺效果,然而我們在武俠戲里看到的,仍然是半個世紀前的機關,觀眾很難入戲。

  與此同時,要避免重蹈覆轍重復前人重場面而輕內涵的彎路,還須在深挖武俠精神內核上下功夫。有評論認為,市場反響如此熱烈,不全是觀眾對飛檐走壁、刀光劍影京劇化的好奇與期待。這其中,還有中國人對武俠一份特殊的情結。如果說海派京劇興起之時,所能依傍的武俠文本還多是停留在市井英雄與愛憎分明的倫理故事,那么金庸、梁羽生等人無疑為武俠文化增添了懲奸除惡、兼濟天下的家國情懷,因而他們的作品也成為影視劇反復開采的富礦。同樣的,《新龍門客棧》也在胡金銓《龍門客棧》基礎上,為硬打斗增添浪漫主義色彩,為簡單的恩怨增添俠客為大義視死如歸的犧牲精神,因而成為“新武俠電影”的開山之作。在導演胡雪樺看來,“情與義”恰恰也是能夠讓幻想的武俠世界,引發現實社會當代觀眾共鳴的關鍵。

  要復興海派京劇,“武俠+武戲”絕不是唯一路徑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“武俠+武戲”啟發著當代京劇人,是時候重估海派京劇開拓市場的價值,鏡鑒當下,推出更多能夠調動人才潛能、獲得觀眾喜歡、符合時代審美兼具文化價值引領的新戲好戲。

+1
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張淳
新聞評論
加載更多
一橋飛架珠江口 南沙大橋通車
一橋飛架珠江口 南沙大橋通車
江蘇泰州:千垛菜花引客來
江蘇泰州:千垛菜花引客來
外國友人“穿漢服 賞春色”
外國友人“穿漢服 賞春色”
貴州余慶:搶采“明前茶”
貴州余慶:搶采“明前茶”

?
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1791124325365
一波中特不夸张猜一个生肖 广东快乐10分 内蒙古快三 黑龙江p62 北京赛车pk10 竞彩比分直播500万 兰州麻将app下载 吉祥棋牌下载v2.8.4 福建31选7 电竞比分网 篮球比分188直播吧